污水處理建設逐年增加,同時需要建立統一排放標準

  • 2019-05-21
  • 988
  • 0

作為現在的污水處理的重要環節,農村污水處理是現在的水污染處理的關鍵,雖然和城市的污水處理相比,農村的污水處理的處理率并不高,但是也是一個不斷增長的市場。


作為現在的污水處理的重要環節,農村污水處理是現在的水污染處理的關鍵,雖然和城市的污水處理相比,農村的污水處理的處理率并不高,但是也是一個不斷增長的市場。

農村水市場發展良好,污水處理建設逐年增加

農村污水處理的建設逐年增加,根據住建部的統計,中國的建制鎮排污處理工廠在過去10年中經歷了重大發展,從2007年的763增加到2017年的4810.處理能力也顯著提高,從2007年的每天416萬立方米增加到17.14。2017年每天百萬立方米。

鄉鎮污水處理工廠明顯減少與建制鎮相比,生活污水處理的數量明顯少,根據住建部統計顯示,2017年,全國建成874污水處理廠,處理容量僅為49萬立方米/日,約為建制鎮污水的2.86%處理工廠處理容量。未來的行業研究表明,一方面,建制鎮的人口更集中,產生的污水量更大,對污水的需求量更高,另一方面,支付能力是建制鎮要強于鄉。

根據相關統計數據,位于縣城四川省的農村污水場處理的建設成本分析為,污水場主要項目處理的平均投資成本為6700元/噸/天,而管網平均投資成本為4300元/噸/天,占地和補償費用為1000元。元/噸/日,總投資成本約12000元/噸/日。

污水水市場招標項目也反映了這一趨勢。中國水務市場的大多數招標項目是傳統的城市污水項目,其次是村級污水處理項目,占比為46%。農村水市場發展良好,受到市場的高度關注。

在政策和市場的雙重引導,污水治理前景尚好

與建制鎮相比,我國鄉污水處理廠數量明顯較少,據數據顯示,2017年全國建成874個鄉污水處理廠,但僅有49萬立方米/日的處理能力,約為建制鎮污水處理廠處理能力的2.86%。一方面建制鎮人口相對集中,污水產生量巨大,對污水處理廠有較高的需求;另一方面,支付能力上,建制鎮能力要強于鄉鎮。

水務市場中標項目也體現出這一趨勢。我國水務市場中標項目大多數存在為傳統市政污水處理類項目,接著是村鎮污水處理類項目,此類項目占比比例高達46%,農村水務市場發展態勢良好,備受市場關注。

在政策和市場的雙重引導下,農村污水治理成為我國新一輪污水治理領域的市場主角之一。值得注意的是,若想真正借藍海之勢實現跨越式發展,企業需理清目前存在的問題,因地制宜從治理效果出發。作為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關鍵一環,農村污水治理是水污染治理領域的主戰場。盡管與城市污水處理率相比,農村污水處理率尚且“微不足道”,但其以快速增長之態勢宣告,農村污水處理將成為我國污水處理行業的重點之一。

據桑德集團測算,我國農村污水治理2020年產值將達到844億元,處理率為30%;2035年產值將達到1305億元,處理率為58%。未來市場之大可見一斑。

農村污水治理需要建立統一排放標準

農村污水處理的排放標準一直是行業重點關注的話題之一。到底農村污水處理應該采用什么排放標準?行業內并沒有統一的定論,我國也一直沒有制定出臺統一的國標。

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、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在2018環境施治論壇上曾指出,從我國的實際情況出發,全國沒有必要出臺一個統一的一刀切的農村污水處理排放標準。標準需要因地制宜,所以需要各個地區根據實際情況,來制定本地的排放標準。

從中國水網的統計可以看出,今年包括河南、廣東、北京、天津等多個省市已經出臺了相應的農村污水處理排放標準。目前沒有出臺排放標準的地區,也普遍將《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(GB18918—2002)》作為自己農村污水處理的參考排放標準。 但從目前已經發布的地方排放標準來看,有些省份制定的排放標準,過于嚴格,甚至遠超技術可達,這也是目前不得不正視的問題。

針對這些問題,政府部門也在積極研究探索。去年,生態環境部、住建部聯合印發了《關于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首次從國家層面明確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要求,要求各地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,在2019年6月底前制定完成,已經發布的,要根據新的要求進行修訂。

不僅技術的選擇與標準高度相關,標準的不確定也影響著項目的推進。王洪臣認為“考核標準是困擾農村污水處理的一大難題。一個標準可能推動和促進一個行業的發展,但一個標準也可能把一個行業捆死,所以標準很關鍵。”

標準如果沒有統一的話,在技術的選擇和項目的推進方面都會受到影響,所以進行標準的統一也是目前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。


科技最前沿

剖析產業發展現狀

為技術轉化提供精準對接

評論

大乐透下期试机号码